Insert title here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>>生活
農民工子女如此“寒門貴養”為哪般?
發佈人:劉罡      信息來源:新華網      發佈日期:2021-01-15 10:11:49      瀏覽次數:1626次

一留守子女生活費是父母3倍,每月追星打榜1000元;一隨遷子女全家月收入2600元,報興趣班支出1800元

農民工子女如此“寒門貴養”為哪般?

一些不太富裕的打工家庭,在孩子身上卻很捨得花錢——一雙760元的運動鞋只穿一個月,為明星偶像打榜每月花掉1000元……“寒門貴養”“未富先奢”在農民工子女的成長過程中並不鮮見。

教育專家表示,父母關愛孩子的出發點無可厚非,但真正的富養是品格和精神上的厚蓄滋養,而不是過分追求超出能力範圍的物質“富足”,吃苦耐勞精神任何家庭都需要。

盤裏沒肉就嚷着叫外賣,760元的運動鞋只穿一個月,交粉絲羣費、反覆購買偶像專輯沖銷量月均花銷1000元,半夜為偶像打榜——這是遼寧瀋陽市康平縣12歲留守兒童張梓萱的生活狀態,而她所在家庭月收入僅有5000元。

並非所有農民工子女都是如此,可張梓萱卻是農民工家庭“寒門貴養”的一個縮影。

在農村,很多不太富裕的家庭,在孩子身上卻很捨得花錢。父母迫於生計,把孩子留在老家或者帶在身邊,出於補償心理,或者認為讓孩子吃苦是家長沒本事,寧肯自己省吃儉用,也要給孩子優越的物質和教育條件,儘量滿足孩子的要求。在這樣的“寒門貴養”下,孩子們的狀況到底如何?

女兒一首歌買108次,父親一袋榨菜分兩頓吃

張梓萱的父親張天洋在山西太原一家小型鋁合金型材加工廠打工,母親靠擺攤賣手套、拖鞋賺錢。拮据下,夫妻倆仍會每月給張梓萱和奶奶轉賬1500元生活費到微信錢包,這些錢基本都是女兒在花。

張天洋每天工作12個小時左右,安裝門窗時沒時間吃午飯,他會用饅頭就着榨菜吃。一次吃半袋,剩下折起來裝進塑料袋下頓吃。一件黑色羽絨服堅持穿了10年。他和妻子每個月的生活費不到500元。

“約定好了,考前5名1500元,前10名1000元。”事實上,張天洋知道女兒在追星,偶爾查看消費記錄得知,女兒支付3元的消費記錄有108次。他覺得孩子孤獨,聽聽歌、追個星不是壞事,只要學習成績不掉下來就沒事。女兒的“愛好”儘量滿足,名牌運動鞋、堅果零食、迪士尼文具,幾乎每個月,張天洋夫婦都會給女兒郵城裏的“新鮮貨”。

石春豔是張梓萱的班主任,已經工作31年,她越發覺得如今的家長嬌慣孩子。“以前家長幫着老師一起‘教訓’,現在老師教訓一句,家長恨不得衝過來跟我理論。”讓石春豔最為感嘆的是,孩子們的物質條件太過“富足”。23個孩子,人手一部智能手機。零食方面,最困難的家庭也會準備一袋乾脆面,一天裝一兜子的也有不少。

不只是留守兒童生活“富足”,一些隨遷子女也趕超了城裏娃。

素描、油畫和鋼琴,14歲的李舒飛在疫情發生前每個週末要上三個興趣培訓班,月支出1800元。看上去李舒飛父母收入不菲,實際上,父親是保安,月收入1800元,母親朱麗是一家超市的臨時銷售員,月收入800元。“李舒飛的興趣班算是少的,班裏哪個孩子不是四五個?週末安排得滿滿的,還有學馬術、滑雪的。”朱麗説。

補償心理作怪,孩子吃苦竟成家長無能

“我和她爸一整天在工作,到家累得只想睡覺。沒怎麼陪過她,心裏有愧。”女兒偶爾會給她洗襪子和內衣褲,懂事得讓朱麗心疼。“苦不能苦孩子,窮不能窮教育。”接進城就是讓她能享受更好的教育,提升素質,不能像自己一樣做一輩子“苦勞力”。

朱麗説,她看到電影中《我和我的家鄉之最後一課》裏那個沒有彩色筆的男孩就哭。她小時候酷愛畫畫,家裏吃飯成問題。小學剛畢業就輟學,“彌補女兒其實就是彌補幼小時的自己。”

然而,私下裏,李舒飛告訴記者,她不喜歡美術和音樂,學得很吃力,她還因買便宜的顏料被老師和同學笑話過。

從事農民工心理諮詢工作的心理諮詢師王冠表示,這是補償心理在作怪,農民工不希望孩子走自己的老路,刻意提高孩子的物質和教育供給,希望培養成“小公主”“小王子”,改變後代命運。還有一種心態是因為見識受侷限,認為在物質和教育上滿足不了孩子是家長無能。

“孩子過得不好,肯定是當爹的沒本事。”高勇説,他在建築工地幹活,兒子跟他在鞍山、瀋陽、撫順就讀過。怕兒子在城裏孩子面前自卑,他給孩子買了很多名牌衣服和文具,零花錢給得也足。他覺得,自己在工地打工,不太體面,但只要孩子生活水平夠高,就不會覺得這個爹“沒本事”“無能”。

更關鍵的是,孩子們看不到父母打工的辛苦。張天洋告訴記者,每次夫婦二人回村都是穿平時捨不得穿的衣服,買的禮品也多,看上去很光鮮。回村後經常串串門,偶爾打麻將,挺清閒。這可能讓孩子覺得家裏經濟狀況不錯。

“孩子遠離父母,看不到父母工作時的辛苦和忙碌,沒有父母的言傳身教,孩子會覺得賺錢容易,自己花些錢是應該的,甚至是必須的。”王冠説。

吃苦耐勞精神,任何家庭都需要

“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,吃苦耐勞精神任何家庭都需要。”瀋陽師範大學學前與初等教育學院教授秦旭芳認為,關愛孩子的出發點是好的,但是“寒門貴養”出的孩子不珍惜勞動換來的金錢,過分依賴父母且不懂感恩,就是在培養“巨嬰”。吃苦耐勞、勤儉能幹是優秀品質,城裏富裕家庭也在培養孩子的吃苦耐勞精神,所以無論什麼家庭,要為孩子長遠考慮,都不能嬌慣出奢侈的習氣。

“真正的富養,不是物質上的富足,而是品格和精神上的厚蓄滋養。”秦旭芳説,對於孩子應該富養還是窮養的爭論自古至今一直都有,也是一代代家長們常議常新的話題。思想上富養才是正確的教育理念,培養孩子自然而然地自信,持有不卑不亢的態度,有進取心和拼搏精神,才能讓孩子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王冠則認為,物質補償其實只是家長們的自我安慰。家長應當多承擔子女教育的責任,適當讓他們看到自己工作的辛酸,瞭解到真正的社會並非“衣來伸手、飯來張口”。不用刻意讓孩子吃苦,但力所能及地鍛鍊還是應當的,比如,孩子從小幫父母掃地、洗碗,養成愛勞動的習慣。孩子遇到想要的東西可以通過努力勞動換取。培養正確的價值觀,讓孩子知道當家時柴米油鹽貴,才能儘早獨立起來。

“寒門貴養”也是當下社會“未富先奢”的一種映射。“城裏一些工薪階層把孩子當‘富二代’養,攀比下,一些貧困家庭也把孩子當‘富二代’養。” 王冠同時建議,全社會應大力弘揚勤儉節約的社會風氣,農民工家長們的思想轉變了,教育孩子的理念才會改變。(部分採訪對象為化名)(記者 劉旭)

如涉及版權問題,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。返回首頁
更多新聞,歡迎掃描上方二維碼關注百靈網官方微信(beelink1998515)
您看完此新聞的心情是
點贊有0人與您觀點相同
熱點專題
熱點新聞
Insert title here